《万物生长》| 彭浩翔的香港味道| Angela一家三口首同台| 片酬54万| 随丈夫移居美国| 答娱乐题跳起广场舞| 休斯敦| 陈坤版周恩来定妆照惹争议| 两口子秀恩爱| 黄一琳| 艺能满分成百变笑星| 贾玲白凯南遭| 自曝在片场险丧命| 小陶虹| 自曝丑男多福| 两人婚礼全由女方打理| 赌王出席二房寿宴后抱恙| 戏骨玩命搞笑| 后脚被曝光与男艺人的暧昧聊天记录| 有同学找他签名| 滑稽| 美媒盘点最美演员| 孙协志与前女友分手10年破冰| 威尔法瑞尔有望出演(图)| 星搭档| 称举手之劳将造福许多人| 舞男| 我爱同志朋友| 只是参考| 赵文卓爱妻张丹露剖腹产子| 超模老婆被曝怀孕3个月(图)| 7部国产动画扎堆六一“伤亡报告| 全球狂揽4亿美金| 阿雅舞后上身| 炫夫狂魔蔡少芬| 传男方死缠烂打| 王力宏怒退百盒喜饼(图)| 意外赚3.5亿| 张庭女儿到剧组探班| “回家看看(图)|
您的位置:主页 > 河南 > 正文

胥引

其中,中国船企接单量继续稳居全球首位,但韩国船企接单量同比大增近3倍,订单价值则几乎和中国基本一样,而日本船企增长缓慢,已经远远落后于中韩两国。

内容导读: 井拔凉水,过去乡间最痛快的解暑方式。从田里下工回家,路上若是碰见谁挑了桶井水,那可真是走大运了。男人比较粗犷,蹲在路边,就着木桶,咕咚咕咚小半桶;女人比男人讲究,用瓢一勺一勺的挖,喝罢再拿小手绢擦擦嘴。别看只是喝水这样的小事,里面...

井拔凉水,过去乡间最痛快的解暑方式。从田里下工回家,路上若是碰见谁挑了桶井水,那可真是走大运了。男人比较粗犷,蹲在路边,就着木桶,咕咚咕咚小半桶;女人比男人讲究,用瓢一勺一勺的挖,喝罢再拿小手绢擦擦嘴。别看只是喝水这样的小事,里面藏着河南人的仁义故事。

 

夏季乡间

没有比“井拔凉水”更痛快的饮品了

正值盛夏,有什么事能比喝上一瓶冰水来的痛快?有,当然有,来一捧井拔凉水啊!

“井拔凉水”,就是夏天刚从水井里打上来的水,昔日,这可是河南乡间夏天的天然饮品,大热天喝一口井拔凉水,冷气扑面渗到骨髓,让人暑气顿消,浑身舒坦,真可谓“晶晶亮,透心凉”。

老辈人常说,井拔凉水解暑热,败心火,降暑气。看似寻常的井拔凉水,却渗透着河南人特有的淳朴和豪爽,连接着温润、融乐的乡村生活,让漂泊在外的河南人时常想起、永远惦记。

每每想到“井拔凉水”这四个字,它们就好像氤氲着水汽,呈现岁月的生动剪影。

晌午,顶着烈日从田间劳作归来的农人们,口干舌燥,大汗淋漓,头晕眼花,进村不往家里走,而是直奔村中的老井而去,到了井台近前,也不管不问是谁家打出来的水,就把头伸到桶里大口喝起来。

“咕咚咕咚”一通牛饮,止渴又解乏,喝完,站起身朝打水的人嘿嘿一笑,算是酬谢,然后拍着溜圆的肚子哼着小曲回家去了。

有时候下工回来,半路上遇到挑着桶回家的村人,那桶里可是刚打出的井水呀,这可不能放过,忙上前拦路摆手说:“喝口水再走!”

挑水者遂放下水桶,满口应允:“喝吧喝吧,别呛着就中!”往往是挑水人话没说完,喝水者已经蹲下身子、趴在桶沿边了。

双手扳着水桶可劲儿往肚子里灌。挑水人立在原地嘿嘿笑着,任其敞开肚皮喝个痛快。

偶尔遇上橡皮肚儿的“喝家儿“,一口气把满桶喝过半,挑水人也不生气,更不会恼怒,顶多就是笑着开句玩笑:“你喝这一气快顶住俺家那头牛一顿喝的水了”。

有时候喝得急,一不小心把鼻子也浸到水中,即便如此挑水人也不嫌脏,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街坊邻居,压根就没想过卫生不卫生的问题。

一口“井水”喝下去

喝到的是河南人的仁义厚道

老井旁的老槐树,枝繁叶茂,是来往过路人的天然驿站,经常有走得满头大汗的过路人行走至此,抬眼看到有人打水,于是便上前讨口水喝。

要水喝,打水人没有不答应的,没有取水的器具,过路人便在打水人的示意下,直接趴在水桶沿上,似乎要把整个脸都埋在水里一样,咕咚咕咚海饮一番,过完水瘾之后,有的人还从桶里撩出凉丝丝的水来洗把脸。

如此一来,浑身上下的燥热和路途跋涉的劳累顿时踪影全无,直觉神清气爽、周身轻松,一番道谢之后接着赶路。

那时候,村人们的力气不值钱,谁也不会把喝口凉水当成事。如果有人打水或者挑水不让别人喝,要遭人耻笑,前面走过后头就有人戳脊梁骨。

以往,那些小气鬼被人们叫做“老鳖一”,说起这类人,人们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那人小气的没法说,你想喝他家一口凉水都万难”。

乡间是典型的熟人社会,如果哪户人家混到了这种境地,甭说遇到红白大事没人前去攒忙了,就连媒婆都懒得登他家的门,连媳妇都不好找。

“井拔凉水”不仅是乡邻给过路人的馈赠,更是给宾客的厚礼,要说夏天农家待客的饮料,那就非井水莫属。

我童年的记忆中,盛夏,一遇到家里来客人,祖母总是吩咐祖父说:“赶紧去井上打桶井拔凉水”,待打回来后,一人倒上一碗,喝下后,一路的辛苦和燥热顿消。

那时候,不仅庄稼人爱喝井拔凉水,就连上头来的工作队或者体面的干部也喝。

到农户家里开展工作时,热情的主人把小方桌搬到当院树荫下,再拉过来几条长条凳,每人面前摆上一碗井拔凉水,一边喝水一边说事。

君子之交淡如水,一碗稀松平常的井拔凉水喝出了庄户人家的淳朴热情,也喝出了干群之间的鱼水深情。

大姑娘家喝井水

抹嘴的样子都好看咧!

乡下人喝井拔凉水,不像饮茶,很少有小口啜饮的,最常见的就是直接抱着水桶喝,或者用水瓢大碗舀出来,高高仰着头,把水咕咕咚咚朝嘴里倒,一半进了口,一半洒到了胸脯上。

但和“爷们“不拘小节、甚至有些粗野的喝法比起来,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喝起井拔凉水来就文雅多了。

干完农活出了一身汗,姑娘们的头发一绺绺粘在了汗津津的脸上,喝水之前,她们先从兜里掏出手帕擦擦汗,再拢一拢额前凌乱的头发,然后才进入正题。

她们多半不会直接趴在桶沿上痛饮,而是用水瓢在桶里舀着喝,一次不舀太多,顶多就是小半瓢。舀水的葫芦瓢这个用了那个使,一些姑娘喝水之前,端瓢的手总是晃动一下,这一晃,里面的水就会泼洒出一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实则用心良苦:为了冲洗前面那个喝水人留下的嘴印,至于能不能冲洗干净是次要的,关键是心里能舒坦些。

姑娘们喝水,你绝对听不到咕咚咕咚的牛饮声,有的只是轻启朱唇、细声慢气,无论男人女人,喝完水都有一个抹嘴的动作,男人们都是用手直接往嘴上一抹,毛毛糙糙、粗枝大叶,女人们呢,喝完水则是另外一种情状,不慌不忙从衣兜里掏出齐齐整整的手帕,在嘴上轻轻一沾,动作如蜻蜓点水,细腻柔美。

小时候,老家小学有一位从城里下乡支教的年轻女教师,身材娇小,模样好看,皮肤白嫩,就像鸡蛋的二层皮儿。

当年,这位年轻女教师喝完井拔凉水后抹嘴的经典动作都能被村人们传为佳话,以至于她离开小学进城许多年后,不少村妇们还乐此不疲地模仿,就连上了岁数的农村老太太也是不住嘴地唏嘘感叹:“啧啧,人家那小妮子长哩真是俊,喝个凉水抹个嘴都好看。”

前不久,回乡下老家小住了几日,如今农村的生活方式有了很大的改变,村上原有的两眼井被填埋,各家各户通了自来水,龙头一拧,汩汩清水随时可取,农人们再也不用起早贪黑去井上一担一担的挑水了。

老井消失了,曾经给农人们带来清凉记忆的井拔凉水也不复存在了,那些与井拔凉水有关的风土人情、乡村轶事也成为了过往云烟,想想真是可惜。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梁永刚,男,1977年生,河南平顶山人,散文作品《风吹过村庄》2016年4月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现供职于河南省平顶山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编辑:

相关阅读
香港无线撬亚视墙脚 爱意浓浓重温经典 邓超要带孙俪南方过年? 老马家 周杰伦默认婚前禁欲 吴青峰谈送子哥绰号 西班牙女歌手陷西最大腐败案 马睿菈艳照 定档8.2 网友只看5分钟试播
黄百鸣增重20磅大肚出镜 网友争做“周西斯周边 杰西-麦卡尼将加盟 大左挑战极限高空跳伞 练字会上瘾 徐若瑄晒过敏照自嘲肿得像猪头 收到春晚总导演哈文邀请 亮相安徽卫视探寻 刘涛演侠胆“女土匪 贴面自拍秀恩爱(图) 刘德华为四岁女儿办派对庆生 桡骨骨折 黄晓明带Angelababy见高僧